十年玉堂

想你

我!此刻!无比紧张啊啊啊

赵云澜你是什么绝世大甜心啊!!!!!

【双关】一晌贪欢


☞非典型民国AU

☞ooc属于我 爱属于双关

☞没有敏感词的手推车

☞送给小无欢   @无欢

爱是食色贪欢。

*

关宏宇定定的望着他眼尾一点红,如长白初化雪扁舟黛

色一双眸,偏染上那纸醉金迷声色犬马的艷丽,一时晃

晃,几分温柔几缕薄情,明艳又妩媚,清冷又骀荡,倒

不似凡间人了。

关宏宇只痴痴看着,抚上他微醺眉眼,一点一点,用手

描摹,似要刻在心间。划过鬓角碎发,发梢微颤,拂过

心间干涸,伸手去握,又是须臾空明了。他的目光若是

黑暗,那他也愿没有退路地沉溺,奋不顾身,像夜里必

然有星。

酝酿着凉意的秋,窗外肆虐的小雨在兵戈顿生里悱恻缱

绻,如同一对同舟恋人,在下一秒重合又遇见。床上双

影交织缠绵,恍若一体,烛光明灭,像惊涛骇浪中飘摇

一粟,下一秒就要淹没在无尽的深渊里。关宏宇声音压

的极低,是情人间的呢喃细语,“哥,忍着点。”喑哑低

沉,似无形中撩人的弦,淬了火一把刀,锋芒毕露,带

着无尽戾气,把人温柔撕碎噬尽。

了了喘息最为致命,咬着嘴唇,拼命把舌间溢出呻吟咽

回,墨色眼眸氤氲雾气,眼角不经意上挑,如勾人魂魄

的艳鬼。在黑暗里,宁愿沉沦。

我操,关宏宇心里想,这么美好一个人,只能是我的。

他只能是我的。

他像懵懂暴戾的野兽,一味索取着,翻滚着前行,泥土

包裹着肮脏,却还有光,此消彼长。

他是世间一切罪与欲望,长存于疯狂梦境的砂石深处。

他是我的。

一次次进入,伴着微弱的低喘,最后似乎沾上点哭

腔,“小宇——你慢点...”听了这句话,关宏宇便坏心眼的

加快了些,还不忘看着他一瞬失神的瞳孔,打碎了星河

半遮的眉眼。像一条鱼落在岸上,一张一合,濒死的挣

扎,无望的呐喊,有人捂住他的嘴,禁锢他身体,死死

把他拽进深深沙地,他无法呼吸,只觉得血液在飞快流

失,没有人上前一步,他们冷眼旁观,推波助澜,挺

好,皆大欢喜。

此时此地关宏宇把心尖尖上那个人紧紧拥在怀里,默默

感受着事后的片刻温存,他贪婪的近乎掠夺式的吮吸着

哥哥身上的味道,音乐在无穷中回响,阳光在照耀大

海,他逆光而行,没有同类,没有同伴,只有自己。

宏宇...怀里的人欲言又止,关宏宇明白他想说什么,只

需一个眼神。他发梢还带着微湿的柔顺,眼角下垂显得

格外乖巧,这个时候的他,每每都像块入口即化的奶

糖,软糯糯的,连尾音都带着几分勾人。

不想听他说什么故作无谓的话,低头攫住身下人的唇,

在他温热口腔里攻城掠地,一边不忘抚过他脊背,几分

真情几分假意,在此刻飘零的夜里,已经不重要了。

我们各自有着那么多缺点,在一起会不会好一点。

——

他踉踉跄跄,终是双膝跪倒在黄沙地上,身边是朝夕相

处战友的断臂残肢,裹挟着炮火轰鸣的漫天黄沙肆无忌

惮的蔓延。

残阳如血。多壮烈的画面。

他已经听不太清了,怒吼还是子弹?梦境还是真实?都

不重要了。

他只是想护着在他身后土地上生活着的人们,想护着这

片他魂牵梦萦的故乡,想护着他疮痍遍地的祖国。

他想起临别前关宏峰在他耳边说的那句话,我会一直等

你回来。

他终究没舍得说出那句,我还有很多很多美好的愿望想

和你一起实现,可我好像等不到了。

等不到了。

他自嘲似的勾起嘴角。

你说我这么自私懦弱一个人,怎么就不怕疼了呢?


END

小无欢啊很抱歉答应你的点梗一直没有写。只好用这篇送给你啦。不要嫌弃我的文笔啦啦啦。

“你懂什么叫我爱你吗?”

可能真的只有梦里相见

沉疴

何惜一行书:

      ------------忽闻英法美联合打击叙利亚后所想


今天,我遗留百年的伤口遽然痛楚。


这份痛楚来自战争,来自曾经的贫弱之国,来自铁蹄下的焦土,它才刚刚在上面覆盖一层春日发芽的沃土,很薄,薄得还能看见下面的白骨。


而近日叙方的种种,将我们并没有走远的记忆拉了回来,有三个国家的名字,它们让人想起三个条约,《黄埔条约》、《望厦条约》、《南京条约》。


有熊熊烈火,从首都燃起,我认识火下的花纹和灼黑的汉白玉吗?我认得,我后来认真地抚摸过它们的伤口,和伤口上雕刻的葡萄花纹。我在很小的时候读到了这劫掠,我因此得以第一次知道两个国家的全名,有个作家写,有两个强盗,叫法兰西和英吉利。


有些滋味不好受,但中国尝过太多次了。


今天我可能幼稚,我可能有些不合年纪的激愤,我甚至语无伦次,说得毫无条理,只能是想到什么说什么。因为太多了,朋友们,我们的伤心事太多了。


1914年的今天,4月15号,中国拒绝接受英国方面所谓的麦克马洪线,那时我们焦头烂额,被枪口顶着,蹄子踏着。


今天我看又到了刀子,这把刀子曾经在我们身上切割了半个世纪,后来我们站起来了,以多少人的鲜血和头颅铸成铠甲,我们是最强的那五分之一。然后我们看到那把刀子又朝着别的方向去了,即将被切割的那方代表把祈求的目光看向寰宇,等待,哀求,任人宰割。


我们感同身受吧?二十一条,巴黎和约,凡尔赛合约还有许多许多,弱国无外交,会场上的针毡都快被我们的外交官员磨平了。


紧接而来的是战争,它从天而降,落在生活的头上,生和活就都没了。


这个人类史上最悠久最庞大,最热衷的集体行为,它臭名昭著,又微妙地被渴求着。就如同呼兰河那条街上的黑泥坑中莫须有的猪肉,人们吃着,明知道肉的出处,明知道它从哪儿来,瘟疫会要了命,却依然贪那口荤腥,说它只是溺毙于泥潭的猪肉而已。


猪肉的来源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泥潭”在作为死因,比如柳条湖的一段铁路,比如两名受伤的日本僧侣,比如一名“失踪”的士兵,又或者一小瓶粉末以及化学武器。


然后,无数次重演开始了,但因此而死去的每个无辜生命都没有重演的机会。


我们痛恨战争,因为吃了苦头,所以今天我说了很多话。这些话没用,它挽救不了今晚仍然处在达摩克利斯之剑下的大马士革,它也不能回到大半个世纪前为当时苦难的祖国做些什么,它只是一点儿声音,一点儿愿望。


愿世界和平,每个仍处在动荡国家中的人民得到该有的保护。


① “你和他之间有何区别?


他屈从于已经存在的黑暗,我屈从于尚未存在的黎明。”


我遗留百年的伤口彻夜疼痛,并将永不愈合。


 


                                     写于东北春寒中的凌晨


 
①  、出自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的诗集《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加油
六个月后我等你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人了。
等到有一个像唐砚之一样的人喜欢你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了。

呐还是好喜欢你啊。
虽然不是陪你去看《烟花》的那个人 但在同一个电影院 隔着短短几排 我已经很开心了啊 烟花说每个人都应该勇敢一点 它是不是在暗示我。你告诉我好不好。

哎 非要那么直白的说出来吗 那就不喜欢好了 从此以后你再没有一点不同 20150911 20171129